【写意河山】一代一代_Z北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t

【写意河山】一代一代

台湾知名作家许悔之第一次来吉隆坡做客,佛光文教中心安排联谊交流会。他是文学多面手,个人创作的同时,正业从报章副刊主编、文学杂志总编辑,以至出版社社长都跑遍了,实战经验丰富。我们一众出席者包括作家、出版界及媒体人士,谈到文学书市消沉的情景,不胜唏嘘。


但是人生总是充满希望,我就抓住了这点。

那是从一个新生代的困扰开始。她问道,写作人要出版刊物,如何找经费?

许悔之目前是有鹿文化事业有限公司社长。他谈到年轻时有同样的热情,要搞诗刊,四处向人讲解出版诗刊的鼓励与重要性,倒也赢得不少认同,并且捐助支持。他说,敢敢去找人,敢敢说明自己要做的好事。答案是:总会有人乐意支持。

【写意河山】一代一代许悔之

当然零星的支持,与长期经营是两回事。但是,尝试开步走是一种磨练,对日后的事业很有激励。

燃烧精神令人动容

本地有人出版社的曾翎龙,接下去的故事有着同样的精神。他大学毕业就和吕育陶几位同学搞创作、搞出版,也是辛苦找钱,做做停停。但是那份热情在内心深处,不曾熄灭。工作有所稳定了,大家又凑在一起,梦想发酵,一步一脚印建立了出版马华文学好书的品牌。

一切说来,都是坚持与火种不灭……这些燃烧的精神,说得令人动容!

我在交流会上的感受是又感慨又感动;因为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狂热,走过同样的路。当天没有时间细说从头,但勾起那段年轻、热情的文青日子,吾道不孤,很是欢喜。

说起来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了。那时期文风颇盛,文友热情、交往甚勤。我初入社会工作,就敢敢和文友搞出一个鼓手文艺出版社。创业成员有子凡(游川)、叶啸、梁纪元、洪古、何谨与我本人。我们邀约作家供稿,出了几期单张的文艺版,几本书。当时,自己拿到第一个青年文学奖,奖金就投入出版小说集。

有人努力有人传承

年轻的成员们各有生活奔波,经费也有压力,鼓手文艺的出版工作渐渐的没有了消息。那个年代还有其他勤奋的文艺出版社,例如棕榈、十方、天狼星、长青书屋、南马文艺研究会等等,后来更有大将一路冲锋……

与许悔之交流的场合上,我相信出席者都没有我说的这段记忆。思之也甚为感慨,竟然与在座众人,相隔得那幺遥远了。

然而,人生各种因缘真的就是奇怪。我在场外时遇到喊出我名字的朋友,他还说哎呀,没有把《潘友来小说集》带出来签名。这又叫我无限感慨;那是42年前出版的鼓手文丛啊!

鼓手文丛的其中一本书《守候着的鼓声》,是我喜爱的散文合集。漫漫文学路上,我们一代或许有人掉队了,但是守候着的鼓声,仍然陆续传来、仍然时有听闻。或许会有陌生,或许会有断层,但是我们就是看到,不断有人拥抱文学与创作,一代一代有人努力,一代一代有人传承。

特约:潘友来
资深报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