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专访 陈光诚盛赞台湾民主_K荟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t

BBC专访 陈光诚盛赞台湾民主

BBC专访 陈光诚盛赞台湾民主
陈光诚:台湾民主给大陆很多启示

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星期一(5月20日)在伦敦接受BBC中文网专访。以下是专访第一部分。

记者:陈先生,谢谢您来BBC在伦敦总部接受BBC中文网的专访。BBC中文网邀请网友借这个机会向你提问题。不少网友都很关注你。

首先非常感谢这些网友对我的关注与支持。“勇闯东师古”这个伟大壮举,我始终记在心里。我没有办法一一道谢,但我的心中永远是感激的。另外,实际行动是改变中国的一个重要因素。

记者:首先想问您来英国是要做什幺?首相卡梅伦要和你见面?

我们在美国国会推动“限制酷吏入境”这样的法案。这个法案已经得到确认,而且国会两党领袖也都要求行政当局去执行。欧洲议会也同样在做这样一个活动。中国有句古话: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那些公开侵犯民权的恶吏,他们拿着民脂民膏,却在国际上逍遥自在,我想这是不符合天理的。所以我在欧洲也在推动这样一个活动,希望整个欧盟也能禁止这些恶吏进入欧盟。这次到英国也想让英国重振当初的这种以价值为本的理念。

记者:您最近在《卫报》上发表文章,呼吁欧洲在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加压力。欧洲国家现在都在经历经济困难时期,希望在经济上与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关系。上个月法国总统访问中国就是一个例子。有网友问:你觉得在人权问题上,欧洲国家还能向中国施加多大压力?

我觉得他们(欧洲国家)要做的话,是有充分空间和足够的力量可以做的。问题是他们现在自我软化。我记得我们在欧洲交流的时候,曾经他们提到说,2010年时派欧盟外交官到东师古,却被打出来了,竟然他们一声不敢吭,这样的做法,你以后怎幺能去说话,怎幺能去提人权,这样的问题发生了,是违反国际条约的。起码应该要求中共追查打他们的人,并且为此道歉。但是他们竟然默默地忍受下来。这也是长期以来逆来顺受导致的失去自我主动权的一个根本原因。

记者:听说您已经得到台湾的入境许可。网友“东鲁布衣”问:您会同马英九总统会面吗?会同他谈大陆的民间维权问题吗?

我想我到台湾去,任何问题我都不会回避,但是也不会刻意地去谈某一个问题。最主要的是台湾在民主方面的成功打破了中共当权者向来所说的公民社会和普世价值不适合中国的谎言。台湾的法制,台湾的民主已经给了我们很多启示。

记者:今天正好是您离开中国到美国的一周年。BBC中文网很多网友都关心你在美国的生活。网友“来美几十年的人”问:你来美一年了。请你根据你的感受,你所追求的那种自由美国有没有?和你想像的一样吗?

我觉得在美国肯定是有自由的。但是这种自由也不是说在一个真空里。它有空气,你走路也有一定的阻力。我用这个例子就是想向大家说明,在美国只要你坚持,没有人能阻止你想做就做的事情。

记者:中国经济崛起,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你走出中国国门,到了美国,你在美国有没有感受到中国的影响力?

我当然是非常清楚地感受到了。这种感受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尽管有很多理解和观点都是错误的,似乎这种错误的观点在西方人心里是根深蒂固的。比如说他们所认为的中国经济的强大,我们在中国是没有感受到的,很多是被吹出来的。事实上,中国GDP虽然很好,但是我觉得数字里的水分,大家完全低估了。

记者:有很多网友关心您在美国上学上得怎幺样了?

我觉得应该说学到了不少的知识,特别是从法律层面上。由于我们长期受到灌输,整个理念上本身就有一个改变。比如说在中国普通民众都觉得,从走进学校,它就给你灌输说法律是统治者的工具。而我们在西方看到的是法律是社会公器,人人拿过来衡量事情,都是一个标凖,那就是法律标凖。这一点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

记者:您在美国生活时有没有遇到什幺具体的事情,让您非常有感触?

最大的一个感触是,美国人民也好,中国人民也好,包括其他国家的人民,我所接触到的,就是说他们从骨子里的善良,追求真实,追求真理,要求实事求是,要求社会公正,对善恶的理解,没有多大区别。不管是哪国人,不管是文化程度差距有多大,这个概念差别并不大。最大的差别在于在美国这样一个社会里,你可以尽可能地去表达你的善良,尽可能地说出真话,但是在中国专制制度下,你就很难做到。你会为说真话而付出沉重代价。会为表达善良而面临很大危险。这是社会体制最大的不同。

记者:您的妻子孩子在美国生活怎幺样?

我觉得还是挺好的。孩子都上学了,非常高兴,跟当年在家里被非法拘禁,不让出门,简直是天壤之别。

记者:还有网友想问您在美国的生活费用来自何处?

来美国之前,我已经接到学校邀请,其中就有奖学金。这个都不是问题。在美国,我们也看到善良的人很多,并不像我们在课本里学到的资本主义国家的人只看钱,没有人情味。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这幺好,但是有很多人是非常愿意帮助我们的。现在生活不是问题。

记者:您刚才说不是所有人都这幺好,您是不是在没有也遇到不愉快的事情?

当然也有。比如说,我在美国感受到中共当局多年来对美国学界的渗透是非常令人惊叹的。很多美国学者专家害怕中共制裁的心态比我们面临酷刑时都恐惧。学术的独立和自主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很大威胁。如果再不警醒,将来会有更严重后果。

原标题:专访陈光诚之一:台湾民主给大陆很多启示

专访陈光诚之二:不要对习李新政抱幻想(图)

上一篇:
下一篇: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相关推荐